您的位置:首頁»要聞»內容

繼A、T之后美團大學也來了 王興在下一步怎樣的棋?

每經記者 趙雯琪 每經編輯 王麗娜

低調上線“饅頭直聘”后, 美團面向藍領市場又有新動作。

10月15日, 美團宣布成立美團大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現場了解到, 美團大學下設8個學院, 主要內容是培訓餐飲、外賣、美業、酒旅等多個生活場景的服務從業者, 同時并計劃在未來10年內與國內1000所職業院校合作,

培養1億名生活服務從業者。

一直以來, 互聯網巨頭似乎都有辦大學的舉措, 而作為剛剛躋身中國第三大互聯網公司的“新貴”, 美團此時成立大學似乎也并不太讓人意外。 不過相較于阿里、騰訊等面向高端商業人才、培養CEO的湖畔大學和青藤大學, 以及注重培養技術型高級干部的華為大學, 美團這所主要培訓新藍領階層服務人員的大學似乎更接地氣。

值得關注的是, 從瞄準藍領招聘的“饅頭直聘”到如今的美團大學, 美團顯然開始將更多關注焦點放在了新藍領市場上, 而這背后, 也似乎蘊含著美團布局這片藍海的巨大野心。

新興服務人員成稀缺資源

從外賣小哥到美甲師、密室設計師, 數字經濟不僅改變了商家的經營方式, 還催生出一大批新職業, 而這些新職業的誕生, 也為新型服務人員提出了較高的要求。

對此, 美團聯合創始人、美團大學校長穆榮均表示, 從美團成立至今的近十年時間里, “互聯網+生活服務”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10年“商家沒意識”, 缺少互聯網經營的理念;到了2015年左右, “老板少能力”, 他們知道互聯網重要, 但是不知道怎么做;現在, 商家的痛點又變成了“員工缺技能”, 后者普遍不具備數字化能力, 招工用工難、相對成本也高。


美團聯合創始人、美團大學校長穆榮均在現場發表演講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趙雯琪 攝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主任陳鋒表示,

整個社會都處于智能化、數字化轉型過程中, 教育同樣也不例外。 以人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給教育帶來非常嚴峻的挑戰和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同時他認為, 當挑戰和機遇并存的時候, 加快推動教育的數字化和智能化轉型成為重要工作, 但要真正完成教育的數字和智能化轉型則需要從學校和企業兩端共同發力。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 新成立的美團大學可以被稱為生活服務領域的“綜合大學”, 由美酒學院、袋鼠學院、美業學院、餐飲學院、結婚學院、閃購商學院、配送學院和客服學院等八大學院共同組成, 涉及餐飲、外賣、美容、美發、美甲、醫美、結婚、親子、酒店管理等多個生活服務品類。

根據美團提供的數據, 截至目前, 美團已累計培訓超過3000萬人次, 輸出課時超500萬小時, 覆蓋全國455座城市。 而美團大學的教師隊伍人數超1400名,

其中有800余位老師來自職業院校、商戶等生態合作伙伴。

美團的人才爭奪野心

正如穆榮均所言, 目前中國的生活服務業大概有近兩億勞動者, 他們是就業的主力軍, 是服務經濟的堅實支撐。 今年以來, 圍繞生活服務業人才的布局, 美團已經采取了諸多動作。

就在9月, 美團面向擁有千億級市場規模的藍領招聘市場低調推出“饅頭直聘”, 并表示未來不排除會成為一個全面開放的招聘平臺。 而此次成立美團大學, 也被認為是美團對生活服務人員新藍海的進一步布局。

在8月中旬發布2019年半年報后, 美團創始人兼CEO王興在電話會議中表示, 美團在前半年投資了商家、商品種類、服務質量、經營能力和團隊結構;下半年將會繼續加大對2B服務的投資, 繼續提高經營效率, 利用對于行業趨勢的理解和實踐經驗來改善商業模式。

在美團到綜事業部總經理張晶看來,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消費需求的升級, 新業態催生了新職業, 而新職業的誕生又促進就業, 推動行業進步, 孕育著新業態。 實際上, 這個過程將不斷產生新職業與就業機會, 背后也蘊藏著生活服務新職業人才培養與爭奪的巨大空間。

不過, 雖然本地生活服務新藍領市場規模巨大, 但是對于美團來說, 依然面臨著諸多挑戰。 《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顯示, 目前, 我國新職業人群受教育水平良莠不齊, 職業上升通道不明晰, 這制約著新職業人群的可持續發展。

此外, 生活服務行業亟待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 培養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力大軍。 同時, 要加快職業認證體系, 不斷提升從業者的專業技能和服務意識, 大力推進工作流程的標準化。

在業內人士看來, 新職業服務人才的培養首先需要服務人員技能和服務內容的標準化, 而無論是招聘平臺的推出,還是產業與學校融合的美團大學,都在試圖將服務行業約定俗成的規矩轉變成標準化服務的做法,或可幫助美團在生活服務人才標準的制定中獲得主動權。

而無論是招聘平臺的推出,還是產業與學校融合的美團大學,都在試圖將服務行業約定俗成的規矩轉變成標準化服務的做法,或可幫助美團在生活服務人才標準的制定中獲得主動權。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