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推薦»內容

松鼠拼拼踩下急剎車:有分公司成本高致虧損,自營轉代理自救?

每經記者 陳克遠 胥帥 每經編輯 文多

融資熱潮過后, 社區團購震蕩不斷。 不僅頭部創業企業頻頻被傳洽談合并;還有多家平臺接連被傳資金鏈斷裂、區域停運或閉店……近日, 就連被稱為“行業最大黑馬”的松鼠拼拼也陷入困境。

8月17日, 有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松鼠拼拼在成都的團購業務停運。 同時該人士還表示, 松鼠拼拼在成都已宣布解散, 很多員工已簽署離職協議。 “沒有過多解釋, 就是說融資不到位。 ”

對此, 記者近日探訪了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的辦公室并了解到, 松鼠拼拼確實遣散了成都分公司員工, 其辦公室也正在辦理退租事宜。

種種跡象表明, 松鼠拼拼在國內其他城市的業務也在調整, 而其中原因, 是否真如上述人士所說是因為融資不到位?這次調整又是否確實不僅限于成都一地?8月18日, 松鼠拼拼方面發布公開聲明稱, “公司倒閉、破產”為不實言論, 公司目前運轉正常。 但聲明中也提及, 公司近期因戰略發展需要, 對部分業務線進行了優化調整和資源整合。

17日起, 記者多次聯系松鼠拼拼相關負責人并得知, 該公司確實處于調整階段, 但對于具體細節對方并未告知。 記者以電話、微信、短信等方式聯系松鼠拼拼創始人、CEO楊俊,

并發送采訪提綱, 但未獲得回復。

頭頂社區團購黑馬光環, 先后獲得IDG資本、高瓴資本等明星投資機構合計6100萬美元的A、B1兩輪融資的松鼠拼拼, 如今卻面臨解散團隊、資金不足等質疑。 通過加大平臺模式能否讓松鼠拼拼起死回生?以松鼠拼拼為代表的社區團購行業, 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有松鼠拼拼分公司緊急撤離

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8月17日, 星期六。 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李明磊(化名)突然收到通知, “下午四點開員工會”。

他基本預料到了開會的內容, 因為就在當天上午, 他已聽到一些關于公司變動的消息。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 在下午的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大會上, 李明磊被通知簽署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 根據協議書, 他可獲得的補償是一個月的底薪, 且沒有其他選擇。 他稱, 此次離職涉及成都所有員工, 人數近30名。 “沒有過多解釋, 就是說融資不到位。 ”李明磊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這一切確實來得太快, 8月8日, 松鼠拼拼剛剛度過了自己的第一個周年慶。 17日下午, 記者看到包括成都分公司負責人在內的多位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發出朋友圈, 圖片中的文字為“我不覺得跌倒可怕, 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來”。

李明磊等被遣散后, 成都的一些松鼠拼拼團長們也陸續收到了通知。 松鼠拼拼團長趙君(化名)在團長微信群內看到松鼠拼拼成都運營團隊員工發出的信息:“團長們,

松鼠拼拼業務調整, 暫時先關團。 后期會轉代理再開團, 直郵商品仍然可以發貨, 傭金正常發送的......”

一時間, 群內詫異, 難過等情緒交織, 還有團長提出要自發聚會感謝松鼠拼拼員工, 但感性氛圍中也有“刺耳”聲音, 一位業績相當優秀的團長表示:“我不看好社區團購, 這個太燒錢了。 ”

這樣的結果也并非毫無征兆。 趙君告訴記者:“從8月14日開始, 松鼠拼拼取消了每日配送, 改為兩天左右配送一次, 也是差不多從那天開始, 開團時間從前一日晚上10點改為當日早上9點。 ”

松鼠拼拼是一個新型的社區團購電商平臺, 包攬了從選品、采購到配送的全過程。 團長收集訂單, 松鼠拼拼再依照訂單去采購。 最后, 團購產品再經團長分發到消費者, 這也是目前所有社區團購平臺的主流運作模式。 而所謂“團長”一般是“寶媽”或是店主, 他們通常以所在小區為服務范圍,

建立微信群, 邀請鄰居們進群, 然后在群內分發商品鏈接, 并承擔取貨點的職能。

17日晚,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打開松鼠拼拼小程序, 以成都多個小區為收貨地點都看到, 松鼠拼拼小程序頁面中僅顯示有直郵商品, 而此前團長推薦的本地配送商品均已下架, 這印證了上述關團的說法。 記者了解到, 直郵商品不經過本地采購和倉儲配送流程, 也不通過團長取貨, 而是直接由供應商通過快遞寄給消費者。

此外, 李明磊還稱, 風波來臨之前松鼠拼拼還關閉了很多不活躍的團, 并提高了開新團的門檻。 “先是關閉日銷量50元以下的團, 然后再關日銷量200元以下的團, 新開團條件很苛刻, 群人數要260人(此前為100人), 新開團15天銷量不(達到)3000元就強制關團。 ”他稱。

遣散員工、暫緩開團, 松鼠拼拼到底怎么了?18日(周日), 探訪了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的辦公室和貨倉。 當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辦公室看到,松鼠拼拼的標識尚在,但大門已鎖住。在成都雙流機場附近的松鼠拼拼成都采配中心,該采配中心的卷簾門已關閉。記者還了解到,松鼠拼拼該處采配中心也準備停租。

松鼠拼拼成都采配中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8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再次探訪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一名松鼠拼拼員工正在辦公室內辦公,他稱,是在辦理辦公室退租事宜。

“不是說松鼠拼拼撤出成都,是轉代理,但辦公室要退,我們直營的人也要撤,自己去找飯吃。你可以自己開公司,加盟松鼠拼拼。我不知道加盟費是多少,但要有流動資金,我還沒見過成都代理商。”該員工表示。

勤奮的“松鼠”怎么了?

松鼠拼拼的這場風波似乎并不限于成都分公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打開松鼠拼拼微信小程序,以北京多個社區為收貨地址,同樣發現可選購的商品只有標注為“松鼠到家”的直郵商品。這似乎意味著松鼠拼拼在北京(總部)同樣暫停了團長拼團業務。

李明磊告訴記者,他看到新浪微博上也有人發布消息稱,松鼠拼拼在武漢的團隊也已解散。

記者在微博上進行搜索發現,有網友在微博上發布消息:“怪只怪人在風中,聚散不由人,聚時一團火,散是滿天星”,并@了松鼠拼拼的官方微博。此外,該微博中還附有名為“武漢松鼠大兄弟們”聊天群的聊天截圖,圖中有人發布“都走了”、“難忘今宵”、“離開”等歌曲,疑似寓意團隊集散。對于這則消息是否意味著松鼠拼拼在武漢團隊的解散,記者嘗試聯系該網友,但未能獲得回復。

疑似松鼠拼拼武漢團隊微信群聊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截圖

對這場風波是否涉及到了松鼠拼拼在國內多個城市的問題,截至發稿前,松鼠拼拼方面并未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給出回應。

但松鼠拼拼員工劉啟明(化名)向記者稱,“全國基本上很多城市都要轉代理了,做加盟。這不是成都一地的事,還包括其他城市的直營點。”李明磊也表示,松鼠拼拼此次調整后,全國堅持自營模式的僅剩長春等少數城市。

松鼠拼拼的麻煩似乎不止于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23日在楊俊的個人微博的評論區看到,有疑似供應商的用戶評論稱要求結算貨款。

轉代理、做加盟,這是松鼠拼拼正在做出的調整。松鼠拼拼在18日的聲明中,其首先否認了“公司倒閉、破產”等言論。但其也表示,公司近期因戰略發展需要,對部分業務線進行了優化調整和資源整合。

松鼠拼拼稱,通過較長時間社區拼團業務平臺模式的探索,松鼠拼拼將會在各地加大平臺模式的實踐力度,加強各類資源的整合,公司相關業務也將按照戰略布局穩步推進。

松鼠拼拼官方聲明 

松鼠拼拼在聲明中所提及的加大平臺模式,是否就是李明磊所說從直營模式轉為加盟、代理模式呢?

代理模式并非松鼠拼拼的創新模式。據記者了解,早在松鼠拼拼上線之初即開放了社區團購合伙人制。而據松鼠拼拼官方信息,去年12月松鼠拼拼就啟動了社區團購合伙人邀請。另據松鼠拼拼代理合伙人申請頁面信息,個人或企業只要提交資料,并與松鼠拼拼進行電話溝通后通過初步篩選,即有機會成為松鼠拼拼合伙人。

松鼠拼拼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松鼠拼拼業務進入全國30余個城市,累計覆蓋過萬個社區。但對于自營布局城市和加盟布局城市的比例問題,此前松鼠拼拼方面并未在公開場合過多透露。

有不愿具名的零售從業者表示,從自營轉為加盟模式,這種模式轉換并非不能理解。但就此次松鼠拼拼的風波而言,其并未選擇平穩過渡,反而是以一種類似于“壯士斷腕”的方式,不惜暫停主營拼團業務踩下急剎車,這其中的原因就有些耐人尋味。

成本過高,急速“瘦身”

對于松鼠拼拼“壯士斷腕”式調整的原因,有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問題很可能出現在資金鏈上。公司急于將直營模式轉為代理模式更像是一種被動選擇,因為直營成本太高,基本上是在做賠本買賣。

有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透露,成都分公司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曾經1個月就虧損了數十萬元,算下來,一年要虧損幾百萬元。”劉啟明說,直營模式的最大成本項來自人力成本和破損成本。一方面,因為松鼠拼拼主打生鮮水果,物流運輸等流程中免不了出現商品破損,賠付即成本。另一方面,就人力成本而言,這涉及到業務員底薪和提成等。

“銷售(崗位)工資高,含有底薪和提成。底薪標準是全國統一的,但提成比例會有變化。”劉啟明直言,松鼠拼拼給出的底薪比成都一般銷售崗位的底薪要高。

底薪高于行業平均水平本是公司待遇優異的證明,但在劉啟明看來,薪資高且員工人數多或許正是讓公司資金周轉不開的原因所在。他補充說,之前,松鼠拼拼成都這邊(含倉庫采購)一度有約80名員工。也正是因為人員持續擴充,松鼠拼拼在成都也換了辦公室。

“我們今年5月銷量很高,十幾個業務員工資在1.5萬元以上。”劉啟明稱,松鼠拼拼的銷售員工底薪約為每月4000多元,如果算上提成,最高可以到2萬多元。但他也提出,因為是做生鮮還是直營的模式,盈利比較低,有時候就會賣得越多,虧損越高。此外,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還需要承擔辦公室和倉庫的租金。

劉啟明表示,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一度也想通過壓低人力支出來削減成本,但僅依靠這種做法還是不夠,關鍵是毛利不高。在他看來,此次調整,一旦松鼠拼拼直營轉代理,成都分公司過去支付的高額倉庫租金、寫字樓租金、人力開支等成本支出都將不再,估計盈利情況也會有很大改善。

生鮮生意利潤低、賺錢難這幾乎是行業共識,而對于新興的社區團購模式而言更是如此。盡管社會各界對社區團購的盈利模型褒貶不一,但社區團購并非不能盈利。

在日前每日經濟新聞舉辦的“新流量時代•社區商業重構——2019‘未來商業’創新創投系列沙龍”上,社區團購平臺食享會分享了一組公司摸索出的盈利數據:以38元作為平臺平均客單價,業務毛利率是21%,給團長10%的傭金,倉儲、物流損耗加起來不到6%,業務凈利潤率(約)是4.5%,由此可盈利。這也進一步說明,精細化的管理,對各成本環節的精細把控是社區團購企業實現盈利不可或缺的關鍵。

動蕩中的社區團購還有未來嗎?

自2018年中旬被資本市場帶上風口的社區團購市場,經過一年多的跑馬圈地,逐漸進入沉淀期。不過,與之相伴的卻是行業中的動蕩不安。不只是此次的松鼠拼拼風波,此前,多家平臺都有負面消息傳出,其中,“你我您”被質疑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鄰鄰壹被指在今年5月后開始從江浙一帶退出;小區樂也傳出入駐鄭州7個月后便抽身撤退……

實際上,社區團購的從業者們對行業洗牌期的到來早有預期。松鼠拼拼CEO楊俊在今年早期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2019年不是整個行業死一批的問題,是第一梯隊會死一批的問題。到今年年底,社區拼團的行業絕對不會有現在這么多玩家,只能剩兩三家。”但最后,能夠堅持到最后的兩三個名額又會花落誰家?

社區團購企業的核心壁壘在于后端的供應鏈。企業一方面在追求發展速度的同時,另一方面也要照顧前端渠道和后端供應鏈的平衡。但在社區團購企業發展的早期階段,如果沒有充足的人力、財力支撐,想要兩者兼得很難實現。

就松鼠拼拼而言,其此前一路發展可說是順風順水。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1月,松鼠拼拼獲得了包括IDG資本、高瓴資本、云九資本等投資方的3000萬美元A輪融資。2019年2月松鼠拼拼再度宣布,公司已于春節前完成了由高瓴資本、和玉資本(MSA)聯合領投,IDG資本等老股東跟投的3100萬美元B1輪融資,成為社區團購行業中少有的進入B輪融資輪次的企業。

“入場時我們是倒數第一”“松鼠拼拼僅用了6個月,做了美團當年18個月的事”,楊俊曾如此形容松鼠拼拼的發展速度。而據披露,截至2019年1月,松鼠拼拼月銷售額突破1億元,多個城市單月銷售額已破千萬元。就此而言,無論從融資速度或是銷售額來說,松鼠拼拼都可算是行業中的一匹黑馬。

但也因此,借由此次松鼠拼拼的風波或為社區團購行業中的其他玩家敲響警鐘。同時也再次驗證,對運營各環節的精細打磨是社區團購賽道中的初創企業們不能回避的問題。說到底,社區團購賽道的角逐還要考驗玩家的耐心。

對于社區團購的未來,可以看到,社區團購的創業者們沒有放棄去角逐最后可能勝出的機會。一如松鼠拼拼在聲明中所說:創業是個艱苦而漫長的過程,但短期的調整不會影響松鼠拼拼致力于“成為中國家庭最信賴的生活消費平臺”的愿景。

但也或許如征和惠通管理合伙人王澍此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談及對社區生鮮市場的看法。他認為,從經營和商業角度來說,社區生鮮在商品新鮮度、低損耗、商品豐富度三方面目前仍不能共存,未來的盈利點還很遠。也正因如此,社區生鮮市場已經不適合創業企業進入,大部分市場份額會交到BAT等巨頭和成熟企業手中。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當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辦公室看到,松鼠拼拼的標識尚在,但大門已鎖住。在成都雙流機場附近的松鼠拼拼成都采配中心,該采配中心的卷簾門已關閉。記者還了解到,松鼠拼拼該處采配中心也準備停租。

松鼠拼拼成都采配中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8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再次探訪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一名松鼠拼拼員工正在辦公室內辦公,他稱,是在辦理辦公室退租事宜。

“不是說松鼠拼拼撤出成都,是轉代理,但辦公室要退,我們直營的人也要撤,自己去找飯吃。你可以自己開公司,加盟松鼠拼拼。我不知道加盟費是多少,但要有流動資金,我還沒見過成都代理商。”該員工表示。

勤奮的“松鼠”怎么了?

松鼠拼拼的這場風波似乎并不限于成都分公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打開松鼠拼拼微信小程序,以北京多個社區為收貨地址,同樣發現可選購的商品只有標注為“松鼠到家”的直郵商品。這似乎意味著松鼠拼拼在北京(總部)同樣暫停了團長拼團業務。

李明磊告訴記者,他看到新浪微博上也有人發布消息稱,松鼠拼拼在武漢的團隊也已解散。

記者在微博上進行搜索發現,有網友在微博上發布消息:“怪只怪人在風中,聚散不由人,聚時一團火,散是滿天星”,并@了松鼠拼拼的官方微博。此外,該微博中還附有名為“武漢松鼠大兄弟們”聊天群的聊天截圖,圖中有人發布“都走了”、“難忘今宵”、“離開”等歌曲,疑似寓意團隊集散。對于這則消息是否意味著松鼠拼拼在武漢團隊的解散,記者嘗試聯系該網友,但未能獲得回復。

疑似松鼠拼拼武漢團隊微信群聊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截圖

對這場風波是否涉及到了松鼠拼拼在國內多個城市的問題,截至發稿前,松鼠拼拼方面并未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給出回應。

但松鼠拼拼員工劉啟明(化名)向記者稱,“全國基本上很多城市都要轉代理了,做加盟。這不是成都一地的事,還包括其他城市的直營點。”李明磊也表示,松鼠拼拼此次調整后,全國堅持自營模式的僅剩長春等少數城市。

松鼠拼拼的麻煩似乎不止于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23日在楊俊的個人微博的評論區看到,有疑似供應商的用戶評論稱要求結算貨款。

轉代理、做加盟,這是松鼠拼拼正在做出的調整。松鼠拼拼在18日的聲明中,其首先否認了“公司倒閉、破產”等言論。但其也表示,公司近期因戰略發展需要,對部分業務線進行了優化調整和資源整合。

松鼠拼拼稱,通過較長時間社區拼團業務平臺模式的探索,松鼠拼拼將會在各地加大平臺模式的實踐力度,加強各類資源的整合,公司相關業務也將按照戰略布局穩步推進。

松鼠拼拼官方聲明 

松鼠拼拼在聲明中所提及的加大平臺模式,是否就是李明磊所說從直營模式轉為加盟、代理模式呢?

代理模式并非松鼠拼拼的創新模式。據記者了解,早在松鼠拼拼上線之初即開放了社區團購合伙人制。而據松鼠拼拼官方信息,去年12月松鼠拼拼就啟動了社區團購合伙人邀請。另據松鼠拼拼代理合伙人申請頁面信息,個人或企業只要提交資料,并與松鼠拼拼進行電話溝通后通過初步篩選,即有機會成為松鼠拼拼合伙人。

松鼠拼拼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松鼠拼拼業務進入全國30余個城市,累計覆蓋過萬個社區。但對于自營布局城市和加盟布局城市的比例問題,此前松鼠拼拼方面并未在公開場合過多透露。

有不愿具名的零售從業者表示,從自營轉為加盟模式,這種模式轉換并非不能理解。但就此次松鼠拼拼的風波而言,其并未選擇平穩過渡,反而是以一種類似于“壯士斷腕”的方式,不惜暫停主營拼團業務踩下急剎車,這其中的原因就有些耐人尋味。

成本過高,急速“瘦身”

對于松鼠拼拼“壯士斷腕”式調整的原因,有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問題很可能出現在資金鏈上。公司急于將直營模式轉為代理模式更像是一種被動選擇,因為直營成本太高,基本上是在做賠本買賣。

有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員工透露,成都分公司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曾經1個月就虧損了數十萬元,算下來,一年要虧損幾百萬元。”劉啟明說,直營模式的最大成本項來自人力成本和破損成本。一方面,因為松鼠拼拼主打生鮮水果,物流運輸等流程中免不了出現商品破損,賠付即成本。另一方面,就人力成本而言,這涉及到業務員底薪和提成等。

“銷售(崗位)工資高,含有底薪和提成。底薪標準是全國統一的,但提成比例會有變化。”劉啟明直言,松鼠拼拼給出的底薪比成都一般銷售崗位的底薪要高。

底薪高于行業平均水平本是公司待遇優異的證明,但在劉啟明看來,薪資高且員工人數多或許正是讓公司資金周轉不開的原因所在。他補充說,之前,松鼠拼拼成都這邊(含倉庫采購)一度有約80名員工。也正是因為人員持續擴充,松鼠拼拼在成都也換了辦公室。

“我們今年5月銷量很高,十幾個業務員工資在1.5萬元以上。”劉啟明稱,松鼠拼拼的銷售員工底薪約為每月4000多元,如果算上提成,最高可以到2萬多元。但他也提出,因為是做生鮮還是直營的模式,盈利比較低,有時候就會賣得越多,虧損越高。此外,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還需要承擔辦公室和倉庫的租金。

劉啟明表示,松鼠拼拼成都分公司一度也想通過壓低人力支出來削減成本,但僅依靠這種做法還是不夠,關鍵是毛利不高。在他看來,此次調整,一旦松鼠拼拼直營轉代理,成都分公司過去支付的高額倉庫租金、寫字樓租金、人力開支等成本支出都將不再,估計盈利情況也會有很大改善。

生鮮生意利潤低、賺錢難這幾乎是行業共識,而對于新興的社區團購模式而言更是如此。盡管社會各界對社區團購的盈利模型褒貶不一,但社區團購并非不能盈利。

在日前每日經濟新聞舉辦的“新流量時代•社區商業重構——2019‘未來商業’創新創投系列沙龍”上,社區團購平臺食享會分享了一組公司摸索出的盈利數據:以38元作為平臺平均客單價,業務毛利率是21%,給團長10%的傭金,倉儲、物流損耗加起來不到6%,業務凈利潤率(約)是4.5%,由此可盈利。這也進一步說明,精細化的管理,對各成本環節的精細把控是社區團購企業實現盈利不可或缺的關鍵。

動蕩中的社區團購還有未來嗎?

自2018年中旬被資本市場帶上風口的社區團購市場,經過一年多的跑馬圈地,逐漸進入沉淀期。不過,與之相伴的卻是行業中的動蕩不安。不只是此次的松鼠拼拼風波,此前,多家平臺都有負面消息傳出,其中,“你我您”被質疑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鄰鄰壹被指在今年5月后開始從江浙一帶退出;小區樂也傳出入駐鄭州7個月后便抽身撤退……

實際上,社區團購的從業者們對行業洗牌期的到來早有預期。松鼠拼拼CEO楊俊在今年早期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2019年不是整個行業死一批的問題,是第一梯隊會死一批的問題。到今年年底,社區拼團的行業絕對不會有現在這么多玩家,只能剩兩三家。”但最后,能夠堅持到最后的兩三個名額又會花落誰家?

社區團購企業的核心壁壘在于后端的供應鏈。企業一方面在追求發展速度的同時,另一方面也要照顧前端渠道和后端供應鏈的平衡。但在社區團購企業發展的早期階段,如果沒有充足的人力、財力支撐,想要兩者兼得很難實現。

就松鼠拼拼而言,其此前一路發展可說是順風順水。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1月,松鼠拼拼獲得了包括IDG資本、高瓴資本、云九資本等投資方的3000萬美元A輪融資。2019年2月松鼠拼拼再度宣布,公司已于春節前完成了由高瓴資本、和玉資本(MSA)聯合領投,IDG資本等老股東跟投的3100萬美元B1輪融資,成為社區團購行業中少有的進入B輪融資輪次的企業。

“入場時我們是倒數第一”“松鼠拼拼僅用了6個月,做了美團當年18個月的事”,楊俊曾如此形容松鼠拼拼的發展速度。而據披露,截至2019年1月,松鼠拼拼月銷售額突破1億元,多個城市單月銷售額已破千萬元。就此而言,無論從融資速度或是銷售額來說,松鼠拼拼都可算是行業中的一匹黑馬。

但也因此,借由此次松鼠拼拼的風波或為社區團購行業中的其他玩家敲響警鐘。同時也再次驗證,對運營各環節的精細打磨是社區團購賽道中的初創企業們不能回避的問題。說到底,社區團購賽道的角逐還要考驗玩家的耐心。

對于社區團購的未來,可以看到,社區團購的創業者們沒有放棄去角逐最后可能勝出的機會。一如松鼠拼拼在聲明中所說:創業是個艱苦而漫長的過程,但短期的調整不會影響松鼠拼拼致力于“成為中國家庭最信賴的生活消費平臺”的愿景。

但也或許如征和惠通管理合伙人王澍此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談及對社區生鮮市場的看法。他認為,從經營和商業角度來說,社區生鮮在商品新鮮度、低損耗、商品豐富度三方面目前仍不能共存,未來的盈利點還很遠。也正因如此,社區生鮮市場已經不適合創業企業進入,大部分市場份額會交到BAT等巨頭和成熟企業手中。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