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要聞»內容

獨家丨中國移動800億政企業務構架調整 減少內耗追趕中國電信

每經記者 劉春山 實習編輯 湯輝

今日(7月27日),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中國移動多位內部人士處獨家獲悉, 醞釀半年多的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拆分終于要落地。 對于此次中國移動拆分政企分公司, 一位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在朋友圈寫到“集團政企公司與地方省政企公司,

近十年爭利的局面終將結束。 ”

中國移動政企業務體系龐大, 去年全年收入700多億元, 但也長期存在集團與省級“爭客戶”的現象。 此次調整, 也是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上任之后的首個內部組織大調整。

內部人士透露, 具體方面, 分拆后中國移動在全國的政企業務將呈現“一總二橫三縱”格局, 一總為:集團政企事業部;二橫包括:中移物聯網有限公司、蘇州研發中心(中移蘇州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三縱包括:中移上海產業研究院、中移成都產業研究院、中移雄安產業研究院。

“互聯網公司半年一小變, 一年一大變, 運營商組織架構也應變一變。 ”來自中國移動政企體系的李彤表示, 這樣才能避免組織結構本身造成的內耗, 適應5G垂直行業化的趨勢。 另外一位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高管劉永華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此次中國移動to B轉型,

更是為了解決政企業務一直存在的“身子很大頭特別小”問題, 新成立的集團政企事業部配備人員將超千人。

結構大調整解決內部爭利

中國移動營業廳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根據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有限公司政企客戶分公司(簡稱政企分公司)官網介紹, 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 前身為中國移動總部集團客戶部, 是中國移動下屬負責面向政府、企業客戶市場經營的專業化公司, 業務領域覆蓋了專線、IDC、云計算、企業融合通信等各類企業通信和信息化產品。

“最早是集團客戶部, 管理全國各省的集團客戶業務。

后來為了專業化運營就成立了很多專業公司, 包括整體公司, 現在算是一個輪回。 ”李彤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2012年成立的政企分公司以專業公司的層級出現, 與其他專業公司以及省級政企部門屬于平級狀態, 很多事情需要集團來協助管理。

政企分公司承擔著中國移動在在重要政企市場提升競爭力的任務, 然而多年來, 集團政企公司與各省公司一直存在利益模糊的局面。

李彤告訴記者, 延續多年的政企分公司一直與各省的政企業務部門存在利益沖突, 面對同一個目標客戶, 好比是兩家商業公司在競爭。 現在成立集團政企事業部后, 變成集團的部門, 管理起來全國政企市場將更統一, 從以往的一個專業業務的公司本質變成了一個職能管理的部門。

“之前雖然也有但是其實省里不聽, 他也沒關系, 因為大家都是平級的。

”李彤介紹, 現在政企事業部比之前的政企分公司權力更大了、對省里有發文權、指導權, 更重要的是有了管理考核權。

劉永華透露, 之前公司比較強調專業運營, 把相關總部的職能部門改造成專業公司。 “從職能部門變成一個獨立公司, 會運作更快, 給自己負責人、財務獨立、并且可以擴張它的生產能力。 ”

但也造成了這種管理模式下, 對全國的調度能力下降了, 它只會關注自己公司本身運作。 “他自己只算小賬不算大賬, 中移動8000億元的營收, 總得有人考慮大盤。 ”劉永華表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同時了解到, 中國移動集團政企分公司做行業產品的人員將劃分到到三個產業研究院, 這意味著這些人員將從北京, 遠赴上海、成都、雄安等地工作。 “改革嘛, 人隨事走。 ”李彤如此感嘆, 其所在的部門已經有同事在北京居住、而工作在雄安。

內部人士同時透露,

中國移動集團政企分公司做行業產品的人員將劃分到三個產業研究院, 集團政企事業部將保留產品一部、產品二部, 以及重點客戶部, 市場部政企處劃歸政企事業部, 中移智行劃歸中移上海產業研究院。

集中化管理適應5G應用趨勢

政企分公司剛成立的2012年, 正處于中國移動3G建設的萌芽階段, 3G基站數達到28萬個, 4G試驗基站為2萬個。 當時, 中國移動的政企業務的發力還僅僅是重點面向集團客戶發展光纖寬帶接入能力, 政企業務收入為260億元, 被分類到“其他營收中”, 政企業務還并非“站在舞臺中央”的業務。

中國移動2018年全年收入超過8400億元人民幣, 其中政企客戶總數達到718萬家, 客戶數同比增長19.2%, 該業務全年業務收入725.55億元, 同比增長10.8%。 具體業務方面, 集團語音、短彩信全年收入260.30億元, 專線、IDC去年全年收入252.86億元。

同在2012年, 中移物聯網有限公司正式在重慶掛牌。 2014年,中國移動在蘇州成立研發中心,專注在云計算、大數據和IT支撐系統。去年9月份,中國移動(成都)產業研究院揭牌成立,注冊資本20億元,聚焦5G以及AI生態等方面。

新技術越來越催生中國移動設立更多的專業化公司,而集團層面的頂層設計也迫在眉睫。劉永華表示,此次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大調整的主要核心是要強化對政企,to B市場的一個指揮調度。

劉永華介紹,目前中國移動總部市場部有一個集團客戶管理處,名義上是由他來調度指揮全國的to B市場,但是一個處級架構級別,再加上不足十人,那是遠遠不夠的,根本調動不了全國一盤棋。就會造成“身子很大,頭特別小”的現象。

“5G時代,政企等行業市場是天下糧倉。”李彤告訴記者,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如此調整,更主要是為了迎接5G垂直行業化的趨勢。

劉永化介紹,此次組織架構調整“二橫”是為專注應對5G、IOT、云基礎技術。“三縱”中上海研究所負責負責工業、交通、金融5G等行業應用,成都研究所負責教育、醫療、農商等5G行業應用,雄安研究所負責黨政軍、智慧城市等領域的5G行業應用。

劉永華同時透露,此次政企業務大調整公司決策會已經過了,大概接下來一兩個月會開始執行,先將領導班子搭好,再進行其他人員調整。

中國移動整體員工數量超過45萬人,從事政企業務的人員達數萬人。當初中國移動政企業務還未有今天這么體系龐大,成立專業公司足以承擔。而隨著政企客戶以及新產品的的大量涌現,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已經不能支持如此復雜的業務架構,呼喚政企業務需要集中化管理。

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之前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總經理為戴忠擔任,新成立集團政企事業部由誰負責,還不清楚。

“追趕”中國電信,苦尋盈利增長點

圖片來源:中國移動2018年年報

作為中國移動通信事業的老大哥,中國移動政企業務體系龐大,利益交織復雜。剛上任董事長不到半年的楊杰選擇了動刀政企業務線,政企業務也被看作是中國移動未來增長的主要機會。

“整個行業今年一季度收入增長基本上處于停滯,甚至包括中國移動收入增長已經出現負增長。”6月26日,在上海世界移動大會上,楊杰在演講中表示,隨著人口紅利逐漸消退,流量紅利快速釋放,行業發展簡單依靠規模和量的增長已經難以為繼,運營商到了必須價值經營的時候了。

此外,根據國資委舉行的中央企業負責人經營業績責任書的簽署會議,中國移動2019年度合計凈利潤目標為較上年增長12%。在現在的局面下,利潤增長12%是一個極具挑戰的數字。

在傳統個人電信業務紅利消退的情況下,中國移動已經到了不得不變的地步,這是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如此調整的行業大背景。

“因為他長期在中國電信工作,楊杰董事長他在管理理念上以及改革模式上,就跟(中國)電信有點像,要把政企公司為主體轉型成政企業務適用”,在劉永華看來,楊杰的到來,不只是進程加快,而是推動了量變到質變。

上述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政企市場相對來講,(中國移動)比中國電信還是要弱一點,組織結構調整肯定是市場重新布局。”楊杰原是中國電信的董事長,中國電信的政企業務在三家運營商競爭中一直占據優勢。

以至于有業內人士認為,之所以調任楊杰擔任中國移動董事長,是希望楊杰提振中國移動的政企業務。根據IDC的數據,2018年下半年,中國電信在公有云服務市場排名第三,排在阿里云與騰訊云之后,未見中國移動云上榜。

根據2018年年報,中國電信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5.9%,中國電信以政企等為代表的新興業務收入占服務收入比已經達到了51.9%。在尋求新業務轉型方面,中國移動較之中國電信落下不少。劉永華向記者介紹,中國移動蘇州研究中心將改革為移動公司的云能力中心,對標中國電信的云事業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剛上任不到一個月,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三月份的年度業績發布會上特別提到,中國移動將堅持公眾客戶市場與政企行業垂直領域并重,實施5G+計劃。這里楊杰將政企垂直業務提高到了和公眾客戶同等重要的位置,這或許是楊杰對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動刀的先兆。

“楊杰到中國移動之后,他抓的第一個事,或者是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政企(業務)架構改革,其他的僅僅還是在提理念階段”。在劉永華看來,重視to B市場,是近兩年來的行業趨勢,尤其是隨著to C的消費互聯網市場飽和,to B的產業互聯網是藍海,也是新的增長空間。組織跟隨戰略應該靈活調整,與BAT相比,運營商的組織架構調整算慢的了。

(文中李彤、劉永華為化名)

2014年,中國移動在蘇州成立研發中心,專注在云計算、大數據和IT支撐系統。去年9月份,中國移動(成都)產業研究院揭牌成立,注冊資本20億元,聚焦5G以及AI生態等方面。

新技術越來越催生中國移動設立更多的專業化公司,而集團層面的頂層設計也迫在眉睫。劉永華表示,此次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大調整的主要核心是要強化對政企,to B市場的一個指揮調度。

劉永華介紹,目前中國移動總部市場部有一個集團客戶管理處,名義上是由他來調度指揮全國的to B市場,但是一個處級架構級別,再加上不足十人,那是遠遠不夠的,根本調動不了全國一盤棋。就會造成“身子很大,頭特別小”的現象。

“5G時代,政企等行業市場是天下糧倉。”李彤告訴記者,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如此調整,更主要是為了迎接5G垂直行業化的趨勢。

劉永化介紹,此次組織架構調整“二橫”是為專注應對5G、IOT、云基礎技術。“三縱”中上海研究所負責負責工業、交通、金融5G等行業應用,成都研究所負責教育、醫療、農商等5G行業應用,雄安研究所負責黨政軍、智慧城市等領域的5G行業應用。

劉永華同時透露,此次政企業務大調整公司決策會已經過了,大概接下來一兩個月會開始執行,先將領導班子搭好,再進行其他人員調整。

中國移動整體員工數量超過45萬人,從事政企業務的人員達數萬人。當初中國移動政企業務還未有今天這么體系龐大,成立專業公司足以承擔。而隨著政企客戶以及新產品的的大量涌現,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已經不能支持如此復雜的業務架構,呼喚政企業務需要集中化管理。

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之前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總經理為戴忠擔任,新成立集團政企事業部由誰負責,還不清楚。

“追趕”中國電信,苦尋盈利增長點

圖片來源:中國移動2018年年報

作為中國移動通信事業的老大哥,中國移動政企業務體系龐大,利益交織復雜。剛上任董事長不到半年的楊杰選擇了動刀政企業務線,政企業務也被看作是中國移動未來增長的主要機會。

“整個行業今年一季度收入增長基本上處于停滯,甚至包括中國移動收入增長已經出現負增長。”6月26日,在上海世界移動大會上,楊杰在演講中表示,隨著人口紅利逐漸消退,流量紅利快速釋放,行業發展簡單依靠規模和量的增長已經難以為繼,運營商到了必須價值經營的時候了。

此外,根據國資委舉行的中央企業負責人經營業績責任書的簽署會議,中國移動2019年度合計凈利潤目標為較上年增長12%。在現在的局面下,利潤增長12%是一個極具挑戰的數字。

在傳統個人電信業務紅利消退的情況下,中國移動已經到了不得不變的地步,這是中國移動政企業務如此調整的行業大背景。

“因為他長期在中國電信工作,楊杰董事長他在管理理念上以及改革模式上,就跟(中國)電信有點像,要把政企公司為主體轉型成政企業務適用”,在劉永華看來,楊杰的到來,不只是進程加快,而是推動了量變到質變。

上述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政企市場相對來講,(中國移動)比中國電信還是要弱一點,組織結構調整肯定是市場重新布局。”楊杰原是中國電信的董事長,中國電信的政企業務在三家運營商競爭中一直占據優勢。

以至于有業內人士認為,之所以調任楊杰擔任中國移動董事長,是希望楊杰提振中國移動的政企業務。根據IDC的數據,2018年下半年,中國電信在公有云服務市場排名第三,排在阿里云與騰訊云之后,未見中國移動云上榜。

根據2018年年報,中國電信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5.9%,中國電信以政企等為代表的新興業務收入占服務收入比已經達到了51.9%。在尋求新業務轉型方面,中國移動較之中國電信落下不少。劉永華向記者介紹,中國移動蘇州研究中心將改革為移動公司的云能力中心,對標中國電信的云事業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剛上任不到一個月,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三月份的年度業績發布會上特別提到,中國移動將堅持公眾客戶市場與政企行業垂直領域并重,實施5G+計劃。這里楊杰將政企垂直業務提高到了和公眾客戶同等重要的位置,這或許是楊杰對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動刀的先兆。

“楊杰到中國移動之后,他抓的第一個事,或者是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政企(業務)架構改革,其他的僅僅還是在提理念階段”。在劉永華看來,重視to B市場,是近兩年來的行業趨勢,尤其是隨著to C的消費互聯網市場飽和,to B的產業互聯網是藍海,也是新的增長空間。組織跟隨戰略應該靈活調整,與BAT相比,運營商的組織架構調整算慢的了。

(文中李彤、劉永華為化名)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