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媽媽的親身經歷:生孩子,最怕的是我在搏命,你卻說我矯情!

壮壮 | 2018-06-17檢舉

說女人生孩子時就像是一隻腳跨在棺材裡,一點也不誇張。相信生過孩子的媽媽都深有體會。那種痛是相當於20根骨頭同時被打斷,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很多孕媽在懷孕期間既期待寶寶的到來又對分娩時的疼痛而產生恐懼。小編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因為太過真實而無法逃避裡面反映出來的現實的殘酷。

最近我看了一部叫《生門》的紀錄片。

這個紀錄片真實地記錄了4位元遭遇極端情況的產婦以及她們的家人在醫院生產過程中經歷的種種考驗。

全片1小時44分鐘,我哭了1小時40分鐘。

沒哭的那4分鐘,是片頭加片尾。

我印象最深的是夏錦菊的生產經歷。

病房內

她在孕26周的時候就已經住院了,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個多月,終於扛到了孕32周。

她有兩個女兒,都是剖宮產。

這是第三胎,而她這次的情況異常的兇險。

她距離消亡幾乎是咫尺之遙。

但是夏錦菊很樂觀,甚至還不忘開玩笑地說:“我這是超生的啊!”

她的爸爸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兒,滿臉慈愛的微笑。

大家聊天聊到了夏錦菊的大女兒。

提及自己的大女兒,夏錦菊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大女兒的成績並不是很好,但是她的言辭和微笑中,依然是難以掩飾的愛。

不管成績好不好,她都是我最愛的女兒啊。

她說:“要生孩子上手術臺有什麼好緊張的,又不是第一胎。”

但是我猜,她並非真的一點都不緊張。

或許,她只是在面對自己年邁的父親時,實在不捨得多說一句讓他擔心的話。

就像我們經常做的那樣。

哪怕剛剛委屈地大哭過,但還是可以微笑著和家人打電話說:“沒事,我很好,你們不要擔心我。”

之後,夏錦菊被推進了手術室準備剖宮產。

手術開始

孩子以很順利而令人欣喜的速度健康平安地出生了。

但是,孩子的生門,卻變成了夏錦菊的鬼門。

夏錦菊產後大出血。

她的子宮必須要切除,否則,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夏錦菊含著淚說:“李主任,能不能不切啊?你再努力一下,我才33周歲。我也不想切,你跟馬主任再努力一下行不行?我再堅持一下。”

在面對這種艱難的境況,人內心最大的渴望就會變成唯一的精神支撐,支持她做出最後的選擇。

夏錦菊在意的是,她是個女人,她是別人的妻子,她還這麼年輕,她還有很長的花一般的人生要走,摘了子宮,她的人生就不完整了。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