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旅遊中遇到什麼難以忘記的事?

杨远 | 2019-07-08檢舉

歌舞伎町的話,可以去三番街五番街,我是瞎逛逛過去的,裡邊很多窮街陋巷,酒吧都很小,小到最多坐五六個人。 加一個老闆娘。 我就找了個日本妹子開的,和朋友進去喝威士卡了,進去的時候裡面還有個日本屌絲,自稱叫甫落地。

作者:朱炫
連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823849/answer/292484763
來源:知乎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
 

北海道泡澡。

在登別,結果是男女分開,我十分遺憾,覺得這很不日本。

後來發現桑拿室。

桑拿室很多朋友都知道,是一個非常兇險的地方。

古話說得好,一夜桑拿室,終身石樂志。

遠遠看去,果真蒸汽彌漫,裡面有幾個黑影來回走動。

鑽進去之後,熱浪像牆一樣推過來。

這裡的溫度極高,只有一個沙漏,一次是五分鐘,當時加上我總共三個人。

“是男人就堅持到最後!”

國際通用。

2

第一位是老人。

這個老人非常‘穩’。

我猜想,這可能就是傳說重的‘澡影’吧。

澡遁什麼的。

年輕人,我蒸桑拿的時候,美軍還在瓜島呢。

他的眼睛會說話。

但是畢竟年紀大了,心中的瓜島很快被攻佔了。

不,也許連東京都是一片大火了,他投降的最快。

3

第二位是‘巾男’。

巾男有一條毛巾,不知從哪個部位掏出來的。

我想起日本名漫畫灌籃高手,老爹,你最輝煌的一刻是哪一刻?

就是我在桑拿室掏出毛巾的這一刻。

因為毛巾可以隔熱,毛巾罩在頭上,可以有效的隔絕溫度。

這個巾男很卑鄙,他拿了一條濕毛巾。

涼水沁過的毛巾,就像是大師打磨過的日本刀,菊一文字。

一條不祥的毛巾。

但他太嫩了,他不知道毛巾的施法時間是有限的。

很快,毛巾幹了。

他心中的‘二巾一流’終於也折斷了。

最終我取得了勝利。

不為別的,因為我整個過程都在修我的眼鏡。

忘了時間和熱浪。

所以凡事最怕認真。

以上就是我在登別泡桑拿的經歷。

4

東京秋葉原。

從北海道出來,一路南下,很快就抵達東京。

因為第二天要回國工作,所以我在東京只待一天。

我就去了秋葉原。

這裡有家店,七八層高,從FJ杯到制服到工具到片子,什麼都有。

你很難想像他們為了賣毛片竟然專門蓋了一棟大樓。

一樓的毛片循環播放。

你耳朵裡全都是女性潮CHUI的聲音。

你還不能笑,不能緊張。

紳士從不緊張。

在這種魔幻分氛圍下,你還要認真挑選,仔細比較。

然後耳朵裡一直有人在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

然後你有時很不走運。

還要和其他幾個男紳士一起站在貨架前。

大家彼此裝作一副‘這有什麼啊’的神態。

然後耳邊還是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

你們只好各自轉身。

扶好自己的垂直握把。

5

賣本子的書店在五樓。

這裡每個人都是一副‘日本文學已經死了’的嚴肅模樣。

你會看到滿牆的奶zi撲面而來。

髒到無法入眼的碩大乳房和白色液體。

但每個人都冷靜沉著,我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日本同好都很禮貌。

彼此說著‘請’‘你先來’‘謝謝’。

大家遊走在一整片的奶zi裡,卻好像身處於大英博物館。

那一刻你就明白文學的意義。

尤其是和其他男人一起站在這面‘奶zi’牆面前。

心中毫無波瀾。

亞斯蘭大陸上失魂落魄的女劍士,這是現實對理想的無情鞭笞。

被隔壁寢取的美麗人妻,這是資本主義對人性的壓榨。

我扭過頭,一位紳士托著下巴,沉思在一片重口本子前。

心中的大和撫子已經被NTR了,想必他和我一樣難過。

我想離開這個憂傷的地方。

但我的手卻像是有個‘魂靈’似的,開始在整牆的本子裡翻找。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